新闻资讯

现代快报多媒体数字报刊平台

发布时间:2021-01-09 17:58  作者:亚洲城官网

  今年公公自打出院后,与婆婆一直住我们家。婆婆还是照例帮我们接送孩子上学、放学。而公公却总显得坐立不安,问他原因,沉默良久,终于嗫嚅道:“惦念家中的狗。几天光景,怕是要饿坏了。”

  之后几天,母亲询问我公公近况,我回应说:“他有心事。”母亲立即明了:“可能想家中的狗了。”顿时我有些没好气,“在这里各方面条件都比老家好,再说他还没恢复完全,却有心挂念狗,到底是人重要还是狗重要?”“这你就不懂了,但你回去问下你儿子应该就会明白的。”母亲笑着说。

  我当然不懂,自打三四岁被流浪狗咬伤,花了母亲接近一个月的工资打狂犬疫苗,我就一直不喜欢狗。而且公婆家现在的这条狗远不及之前那狗可爱。那是一出娘胎就让公公给喂大的黑白小花狗,无论年龄再大,身长不过一尺多点,而且认得家人,遇到过年放爆竹,也能安然若素。平时喂它,冲你摇头摆尾,吃得津津有味。所以几年后它病逝时,公公怕买卖狗的给打听了去,和婆婆深夜里悄悄将狗入土为安。但凡之后再提起它,公公都说,那是家人。

  后来,邻居厂子里处理狗,就好心给公公要了一只土狗。它身量大,胆小不认人,一有动静马上狂吠不止。公公像哄孩子一样,对它面容和善,轻言细语,让我们将吃剩的猪骨头、鸡骨头都打包喂它。想来,我对这只狗的了解仅限于此。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我决定依从母亲的建议,回家问下儿子,毕竟他的假期都是在老家的公公婆婆家度过的。

  “平时爷爷和狗面对面吃饭,他吃一口,狗吃一口。”据儿子说,月光悠悠的夜晚,一位老人站多久,一只狗就在一旁陪多久。狗不会说话,但公公却对它有说不完的话。公公住院期间,婆婆抽空回去喂狗,狗一见,立即用头颈用力拱婆婆的裤腿,紧紧依偎。


亚洲城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