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自学中医四十余载民间“郎中”获认可

发布时间:2020-10-14 20:09  作者:亚洲城官网

  58岁的吴秋立现在是江门一家房地产公司的门卫,专门负责晚上值班。单位里的人并不知道,这位经常笑嘻嘻的憨厚门卫从小开始自学中医,并通过参加江门市卫生局组织的民间中医从业人员考核,成为考试合格的10个人之一。昨日,他终于正式领取到了“乡村医生从业执照”,但对于未来的路如何走,却仍感觉些许迷茫。

  吴秋立在开平一个小乡村长大,父亲以上三代人都在乡间行医。小时候,他就看着父亲帮人治病,跟随父亲一起上山采药。他从12岁开始看医药书籍,这一习惯持续至今,从未间断。但吴秋立却未因此走上医疗岗位,而是到钢铁厂做了轧钢工。由于轧钢比较危险,很多人受伤,他于1976年开始兼任车间卫生员,得以去“红医班”学习半年。虽然只是学习“赤脚医生”那些基础的打针、体检知识,吴秋立却有“醍醐灌顶”的感觉。

  “系统学习之后,感觉医书更加容易看明白了。”他有点自豪地说,除了学习中医,他还跟同厂的一个盲人学习按摩。由于工厂里还有几个人都对中医感兴趣,直至今日,他们仍时常聚在一起,讨论遇到的病症,切磋技艺。

  并非以此为生,却学习中医几十年,吴秋立说感觉学习过程并不辛苦。“我真是对中医很有兴趣,而且当时我家人都在乡下,一个人在厂里没啥事情干,就打打球、看看书打发时间。”他乐呵呵地说,自己经常看书看到十一二点,通过阅读、默写、诵读,让医书知识“入脑”。当时同宿舍很多人还笑他这么努力,是不是要去考状元。

  十几年如一日的研读中药书籍,并没有带给吴秋立什么名利。至今吴秋立的“坐骑”仍是一辆残旧的黑色单车。由于他身材壮实,皮肤晒得又红又黑,脚蹬一对迷彩军鞋,再配上这部旧单车,吴秋立常常笑着说,自己像码头的搬运工人。

  但就是这样一个外形粗犷的人,因为不怕吃亏、热情开朗、热心公益,在他居住的小区内赢尽口碑,邻居都亲切的叫他“立叔”。

  吴秋立夫妻和大儿子一起住在福利分房获得的两室一厅里。房子的厅上,两边墙壁都用透明胶贴着褪色的中国地图,下边则是残旧的木家具。唯一有书香气息的摆设就是靠近阳台门的一个旧款书桌———完全没有上漆着色,像是自己制作的未成品。但桌面上铺着一块干净的玻璃,整齐地摆放着两摞书。与这里的整洁相反,吴秋立的厨房和卧室都堆放着大大小小的装着药材的瓶子和麻袋———吴秋立一边整理厨房地上晾晒的药材,一边自豪地说这些药材都是自己爬山时采摘回来的。

  虽然家中十分简陋,但吴秋立给人一种乐道安贫的感觉。自从前年从工厂下岗,他就到处打工,做一些保安等工作,近期在市中心一家房地产公司做值班门卫,一天工作15个小时,每月只有1000元。他还在路边找到了一块荒地种菜,每天早上下班回到家之后,就骑着单车去打理。但就算这样,他觉得日子并不苦。“现在起码一个月能有1000元工资,日子已经不算困难了。”

  在去年底的一个晚上,吴秋立值班时听电台新闻,得知江门将组织民间中医考试,于是报名参加。“去之前没什么把握,只是想着看看自己的水平到哪里。”他笑呵呵地说,虽然平时也帮一些熟人看病,但还是想不到自己能一下子就考上。

  “我刚刚得知他在帮人看门口,觉得非常惋惜,非常震惊。”吴秋立所在社区居委会主任吴日红说,自己刚来居委会当主任就知道有“立叔”这么一个人。“我第一次上他家拜访,就见到满屋的草药,而他拿着刀子在砍树根。”吴日红表示,希望卫生系统可以推荐“立叔”到一些单位工作,让他有平台发挥自身所长。以后社区搞活动,她也希望立叔可以作为义工,进行义诊,甚至到一些行动不便的老人家中帮忙看病。对此,立叔答应得十分爽快,“好!只要你们叫我,我一定去。”

  但对于未来的路,吴秋立说深知自己不是当老板的料,妻儿对他也没有特别的寄望,只希望自己能在药店打工,帮人看看病。但对于如何能到药店打工,他却毫无头绪。

  江门市卫生局举办江门市民间中医从业人员授证仪式,为该市首批考核合格的10位民间中医从业人员颁发乡村医生执业证书。这10位从业人员各自情况不同,对于“拿到执业证书之后怎么办”的问题,许多人都像吴秋立一样,希望卫生管理部门能够给予安排。于是,发证之后如何管理、安排才能让这些人发挥所长,服务民众,又是一道新的考题。

  在授证仪式结束之后,记者随即询问了几个刚刚拿到乡村医生执业证书的民间中医从业人员。他们都表示,未来的路怎么走,要看卫生部门的安排。

  “考完之后怎办也是我们现在思考的问题。”江门市卫生局有关人士告诉记者,《乡村医生从业管理条例》规定,“乡村医生应当在聘用其执业的村医疗卫生机构执业”。但若要严格按这一规定执行,显然不太现实。以76岁高龄的陈长城为例,现在每天都有许多病患去他家求医,他本人可能并不愿意每天去卫生站上班。就算他愿意去卫生站上班,因为其已是城镇户口,户口所在根本没有“村卫生站”。

  此外,对吴秋立这样没有广大患者基础的爱好者而言,就算他们想去卫生站执业,也有对方是否接收的问题。记者了解到,现在许多乡村卫生站都是私人承包,自负盈亏,本身每日去求医的患者就不多,如果这批乡村医生不能给卫生站带去病患,很有可能会被拒之门外。

  江门市卫生局局长毛炯在授证仪式上表示,多年来,江门市各地有一些确有所长、受到群众认可的中医从业人员默默耕耘,通过自学所得知识,在基层为群众提供方便、快捷、简单、价廉的基本中医药服务,为中医药适宜技术在基层的推广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同时,又苦于不具备合法行医资格,遭遇无证行医的尴尬困境。

  他提出,希望各市、区卫生行政部门要继续开展民间中医行医资格认定工作,加快农村基层中医药服务网络的构建。此外,各市、区卫生行政部门要加大对民间中医合法行医工作的扶持力度。同时,各市区卫生行政部门应定期不定期组织民间中医加强对中医药基本知识、中医药适宜技术、相关法律法规的学习。


亚洲城官网